种花家种蘑菇

去他×的逻辑!!

【推文】亡灵书by月下桑

也挺古早的一篇文了,看见自己写的小肉段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篇。

偏向灵异恐怖,主角段林性格比较温吞,有个配角叫沐紫,名字女气但是个俊美少年,还会骑摩托狂飙,基本上段林每换一个地方工作都可以看见他(。

段林是刺激鬼的体质,原本可能成不了鬼的怨念会在他的刺激下会成为鬼。沐紫的作用大概就是拉着不知不觉作死的段林逃离作死区域。

虽然这是偏向灵异恐怖的文,但给人最恐怖最毛骨悚然的东西不是鬼不是灵异事件而是人。

亡灵书一共七部,每一部关于鬼的故事线都很伤感,反倒是人的故事线令人唏嘘。(作者的另一部作品《7truth》也差不多,也是人比鬼可怕)

以及段林和沐紫都很特殊,不出意外两个人最后就是同居一辈子了,7truth里也可以看见他们两个(。

正经书评推荐这个→点我

涉及轻微剧透吧


我怎么突然涨了五粉?我明明鸽了很久??
害怕.jpg

【仅供娱乐】过度脑补毕竟除了我没人吃云枫

柳下枫的优势是“遁法”,玄门天宗二代真传弟子中,同境界修为下,遁法最强的三人之一。

这很好理解,他跟萧焱很像(性情和风格),只不过萧焱作死可以靠自己莽过去(莽不了就靠师傅)。柳下枫的天赋不及萧焱,莽不过当然要跑。

这是有迹可循的,最喜闻乐见的就是690章里他坦言自己拉着周云从比试了一场,修炼的太阳真火被毁去大半。实力下跌,错过了宗门大比。

值得一提是二代弟子里周云从[平时和其他弟子没什么交集,也就是柳下枫和言无畏能说上几句话。]
言无畏一向和柳下枫要好,进焚天崖也是因为柳下枫打算去焚天崖,想和他一起。由此可以推测,周云从和言无畏能说上几次话的原因还是因为柳下枫。

而周云从因为体质和身世原因性格极为孤僻,能说上几句话本身可能就代表关系不错,这也代表平时柳下枫会主动去找周云从(毕竟周云从怎么看都不像自己去找人的),而且次数不会少。

但在有过太阳真火被烧掉大半,大日天煌道典差点白练的情况下,柳下枫依然去找周云从,本身就很有问题。

柳下枫做事比较随心所欲,喜欢轻松自在。那么他愿意和周云从相处,说明他自己也是比较愉快的。

前文说过,柳下枫的遁法强很可能是“莽不过就跑”。

柳下枫:云从我又来看你了!放心如果这次比试你失控了我可以跑!(划掉)



当然“说上几句话”也可能是平时只有柳下枫和周云从主动打打招呼没有主动找人,他的遁法也可能仅仅是从与周云从的比试中得到灵感……那又怎样!cp脑无所畏惧!

就……一个repo??看完《双结》太激动了1551

  @【噗嘰】

我……吹爆pemy太太!!!!
這種相處模式可以說是理想中的白黑了!!超級喜歡太太的解讀!!!

[除了此刻緊握著自己的手外,我們的世界壹無所有。]
銀瞳的黑羽,白子的月白,他們長得本來就像是“異類”,又遭到父母的虐待,難以想象他們是怎麽長大,但在短暫的人生中對方就是自己的全部,只有自己的兄弟才會真正的愛自己關註自己保護自己,他們相依為命而這理所當然。

看到小黑幫小白洗衣服那裏真的心都化了,那個神情太溫柔了,小黑在懸賞裏的描述都是看起來兇神惡煞,平時說話聽起來也兇巴巴的,但他可以說是把最柔軟的地方都給了月白(不是指物理上的),他毫不別扭的幫月白洗衣服,在說起生前幫月白分擔痛苦時他的神色依舊是溫柔的,因為那是他身為哥哥自豪的壹刻。在說起他的弟弟時,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最強大的哥哥。

可對於鬼使白而言,月白不是鬼使白啊。


[越是聽他喊弟弟,越覺得我們距離似乎又更遙遠了。]

鬼使白沒有生前的記憶,我甚至覺得他在“鬼使黑”出現前是無所謂自己的身世的,但是這麽壹個自稱是自己哥哥而又那麽在乎自己縱容自己的人出現在了面前,鬼使白即使之前不在意自己失去的記憶,鬼使黑出現後也不可能不去在意。

他們生前相依為命,對方是自己活在世上的唯壹執念。黑羽可以說是被“哥哥”這壹詞困住了,即使到了死後成為了“鬼使黑”他也依舊在固執的做“哥哥”該做的事。

但鬼使白已經不算是黑羽的弟弟了,他現在是鬼使白,但他被鬼使黑義無反顧的姿態吸引,就像他說的,不心動很難。

在此鬥膽猜測壹下《雙結》的含義,雙結是指兩個心結,壹個是關於鬼使白過去的心結,壹個是鬼使黑關於過去的心結,但解開兩個結的關鍵還是在失去記憶的鬼使白身上,而鬼使白其實又在害怕和鬼使黑分開。


最後我得說這個阿爸真好看!!!這個阿爸真好看真的天仙草爹也是真的真的可愛!!看多了傻屌的阿爸和霸氣的草爹在看到這麽清流這麽遊戲(?)的阿爸和草爹多麽不容易(抹眼淚)

emmm說了那麽多最後還是沒把自己想說的說出來希望老師不要嫌棄我???

给自己写个单子以免忘了

刚刚萌上的纪轩,鬼使白黑,云枫还有早期的苗林,这几个cp的r都要写(。
(……我是不是前不久才说我已经从良了

安利一篇古早文

一开始是叫《每夜一个鬼故事》后来改名成了《异闻录》(也有朋友说是叫《每夜一个离奇故事》,我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不过不管是离奇故事还是鬼故事应该都搜得到)作者王雨辰



很有意思的现代志怪类小说,每个小故事都很出色,对人性的揭露也很辛辣。就是主线比较一言难尽。



一开始是“朋友”和“我”模式,前期都是“我”在“朋友”家听他讲故事,顺便在他家过夜,朋友经常讲故事讲太晚了然后他们就一起过夜,最开始的几个故事都是他们到了白天才睡。

朋友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男主有个吊炸天的名字“欧阳轩辕”(他也只有名字比较像主角),朋友也有个名字叫纪颜,纪颜就是那种标准的男主模板,长得帅家里有资产还有个想当他老婆的漂亮妹妹(非亲生),当然这个老婆没当成,纪颜一直把她当妹妹。噢纪颜还有个宿敌叫黎正,长得也人模狗样(是纪颜养妹妹的亲哥)只是后来因某种原因变成了个正太借住纪颜家。


然而这么吊的朋友这么标准模板的朋友四部小说里必做的事都是给男主讲故事,然后带着男主深入他的日常见过他的长辈最后和男主一起解决了纪家和黎家长久的恩怨?反正看下来就是女主不像女主,妹妹也不是老婆,饭是要吃的活是要干的,故事是不能不讲的,可以说对男主十分真爱了?


男主欧阳轩辕有喜欢的一女同事不过好像最后也没成,感情线很别扭,还不如纪颜每天吊着欧阳胃口逗欧阳来得有趣。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是遇上了水猴子,纪颜一开始对欧阳十分冷淡(以至于后来同床共枕),然后就十分自来熟的把欧阳坑了。纪颜前期有个恶趣味就是把欧阳当作诱饵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他,欧阳被坑时也会幻想纪颜突然出现英雄救美(不是)



老实说有女主的话我一般不会萌cp,可谁叫这篇的感情线除了纪颜和欧阳外根本就不能看呢:(

【鬼使白黑】梦魇.上

#鬼使白第一人称
#大量私货
#鬼使白黑only



死了的人,不需要温度,不需要食物,自然不需要睡眠。

但是偶尔,鬼使黑会倚着树干或者房梁,不小心陷入沉睡。

操劳过度造成的疲倦倒是人或鬼或妖都不曾改变,疲倦之后为补充精力就会睡眠。

那位经历与我有些相似的阴阳师曾经对我这么说过,以他的学识,我自然是相信的,更何况还有他的若干式神为证。

虽然我已经没有为人的记忆,而鬼使更是算不得鬼怪。

“你既然担心他,为什么不直接一点?”

身着精致狩衣的阴阳师合上扇子:“告诉他不要太累了。最简单的方法,往往是最有效的。”

“鬼使黑太麻烦了。”

“……”

私下见过几面交谈过后,我也逐渐了解了安倍晴明的性格,这时他忽然沉默,就是委婉的不赞同。

我也不习惯解释太多,即使鬼使黑经常说我婆婆妈妈啰啰嗦嗦,但那也是他太不听劝了。

“况且直接告诉他,他就更不会听了。”

安倍晴明轻轻打着节拍的扇子忽然顿住。

“鬼使白,你是不是还记得你的哥哥?”


[壹.]

我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又在做噩梦了。

在只有我一个人担任鬼使一职时,我也见过很多将死之人被梦魇缠身的样子。

而且看他惊醒后拼命找我的样子,多半是和我有关系。

或者说,和身为人的“我”有关系。

鬼使黑在梦醒后会变得沉默寡言,但会更变本加厉地缠着我,寸步不离,像是影子一般。

为了减少麻烦,在他睡着时,我不会离得太远,有时候干脆坐在他身边等到月至中天。

而做了噩梦后,他不只是沉默寡言,也会更加的暴躁易怒。

我们在为死者领路时,有时会遇上觊觎灵魂的妖怪,鬼使黑在处理这些妖怪时,常常是赶尽杀绝。

他在发泄。这不难发觉。

即使是不听劝,大大咧咧,他对人对事也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母鸡”态度,似乎是一切比他弱小的都有理由保护。

鬼使黑是一个温柔的人,即使表达方式有时很有问题。

我看着他挥舞比他高大的镰刀斩杀妖怪,斩杀更多的妖怪。血和血和血,他大概是杀红了眼,而这些弱小的妖怪,引来稍微弱小的妖怪,接着又引来了大妖怪。

……真是够了。

死者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他在浴血中伤痕累累,我竖起招魂幡,对那帮妖怪下了通牒。





不愧是安倍晴明。

即使失忆了,他依旧是最杰出的阴阳师。其聪慧不减半分。

“算不上记得。”

我对我的过去毫无兴趣,也不在乎身为“人”的记忆。但孟婆汤并不能让人完全忘记一切,甚至连孟婆本人偶尔还会想起往事,更不用说我这类了。

但我从未向任何人说过,所以冥界只知鬼使白是鬼使黑的弟弟,不知鬼使黑是鬼使白的哥哥。

“……你为什么不和他坦白?”

“告诉他,我还记得我在临死前还对他说我们会没事,转眼就被我母亲掐死在地上?”

以他的性子,只会陷入更加严重的梦魇中。

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可惜。

那药草再放一次就可以彻底毒死那贱人,哪知道副作用是让她更加疯癫。大概是没能亲自了结她的性命,我一直遗憾到地府,一直遗憾到喝下孟婆汤的今天。

“然后呢?成为他醒后的梦魇?”

“这么说,问题还在鬼使黑上。”

“一直都在他身上。”



[贰]


毒。

在奔跑间渐渐察觉到体力渐失,再蠢笨的妖怪也会慢下脚步,但却为时已晚。


毒。

越是挣扎越是痛苦,他们最终停止了攻击,开始求饶。


毒。

他们哀嚎着感受着生命消逝,最终倒在地上化作有毒的肥料。


不可否认,在杀死这些妖怪时,我内心是充满快意的。

但我享受的不是杀戮,而是杀戮的过程。所以在对待“敌人”时,我远没有鬼使黑那么仁慈。

死者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血色下更显苍白,他瞠目结舌的远离了我,我试图让他不那么害怕避免死者本就虚弱的魂魄更加虚弱,结果却起了反效果。

……麻烦。

再怎么苦心经营的“友善”也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导致这种形象的破灭,有时我很想连同死者一起解决,但一来这与“鬼使”的职责不符,二来我很感激能让我再次“活着”的冥界(虽然方式不太一样),所以到最后我都会放弃这种想法。

活人眼中的“友善”基本可以概括为“无害”。我是白子,经营这种形象只能花费更多心思。

我倒是羡慕鬼使黑那种凶神恶煞的嘴脸,可若非是迷路已久亦或执念太深的亡灵,是不需要鬼使的引路的。而在阳间徘徊的亡灵,往往是虚弱的。

而对待虚弱的亡灵,需要小心翼翼。强制的手段只能最后使用,这需要冒一定的风险。


“抱歉,让你受惊了。”
我叹了口气,作出苦恼的神情,“有时这种觊觎亡者魂魄的妖怪会很多,时间不早了,继续赶路吧。”

“……很、很多?可我原来也没有遇到……”

“因为你一直在那里徘徊,而在短时间内生者的气息不会散去,妖怪会误以为你还活着。”

“妖怪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就像‘我们’不喜欢阴森森的地方一样。”

“……‘我们’?”

“啊,抱歉。我现在已经不是活人了,不过鬼使并不是妖怪,我们生前也是人类。”

死者看起来没有刚刚那么恐惧了,便也说道:“哈……原来是这样,那边那位鬼使大人看起来凶巴巴的,听您这么一说安心了不少。”

“他在很多时候都很靠谱。”我瞟了鬼使黑一眼,他坐在地上不说话,往我这里看。

“就是态度散漫,性格顽固。”

“……你们关系很好吧?”死者问。

“说不上好。”我答道,“不过跟他在一起的时间都很有趣就是了。”

似乎是我的回答起到了作用,死者没有像刚才那样那么畏惧我们了。

他甚至还有空闲来问我,“那位鬼使大人似乎心情很不好,这样没事吗?”

怎么可能没事。

但我还是对死者说了:“不要紧,等会儿我会处理。”

鬼使黑现在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这种状况我见到了太多次,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可是正因为太多次,我久违的感到烦躁。

……干脆对他说“我早就死了”怎么样?

……也不行。

啧。
我也不愿意说太多话,但是副作用最小却最快见效的方法只有那一个。

“下次别再这么莽撞了,虽然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但不代表不会受伤。”

“虽然说杀光那些小妖怪很痛快,但是你有没有思考过这会引来更多的妖怪导致无法脱身?”

“今天的情况比较麻烦,所幸没有太危险。”

“而且这种做法有极大风险,极有可能对死者的灵魂造成伤害,你既然已经当了鬼使那么久,就应该保护死者的魂魄,不能随心所欲和散漫……”

一,
二,
三。

“——你还是真是啰嗦啊!”
鬼使黑终于忍不住抱怨道。

我松了口气,这个反应至少说明他已经缓过来了。

“是你不听劝。”


叁.

“……你这样的做法不可谓不果断。”晴明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太过执意于划清生与死的界限,不会对鬼使黑造成伤害吗?”

“他怎么想,关我什么事。”

太过执意于生与死的界限,不也会对他自己造成伤害吗?

我已经厌烦现在的状况了。

生与死,生前也好,死后也好,他都太过于执念我的死状,把自己困在愧疚里,无法脱离。

自己说着像生前一样每天开开心心,自己却像个蚂蚁一样只能在树坑里团团转。

“……失去记忆的人是你。”晴明道,“对鬼使黑其实并不公平。”

……这是想起自己的式神了?

但是——但是如果在那种地方——我还记得他——那就是,就是……

——对我的不公平。


孟婆汤是,为了让人遗忘的药。

冥界是清冷的地方,不易有太多牵扯。

“如果因为鬼使的私欲而致使轮回的环节出了差错,在下首先就不允许。”

那位判官是这么和我解释的。

但对于鬼使黑而言,他世间唯一的牵挂就在他眼前,所以不用喝下也没有关系。

“原来如此……你是因为不想见到‘哥哥’,也不愿过度思念,才会饮下那碗孟婆汤。”

听我诉说的阴阳师,忽然发出一声长叹。

多苦多难,前尘了断。

希望他能此生无憾,长命百岁。
既然百年后才能相见,不如早些断了这些念想。
于是,我主动喝下了那碗药。

即使这样,仍记得身为“人”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场景。

……可没想到我最后还是在人间遇见了他。

tbc.

【狗茨only】傻屌脑洞

中二的狗子中二的茨,
唯一正常的只有吞爹。
不过茨木还是没出场。



酒臭。

再怎么香甜的气味,浓烈过头也会成了恶臭,更何况于酒味。
醉倒在酒坛子里的红发妖怪,名为酒吞童子。昔日曾是鬼王,现在却也不过是一个颓丧的妖怪罢了。


忽然起风。

吹散了酒味,乌鸦般的羽毛随着枯叶在林间舞动。


大江山里唯一的大妖怪,也是唯一的鬼王,忽然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粗壮的树枝被微微压弯,一个妖怪站在那里。


身着狩衣,脸戴面具,手执羽扇,黑色翅膀。


一只天狗,嚯。


天狗是一种麻烦的妖怪,他们的准则与人类近似,但在大妖怪之间往往是井水不犯河水,酒吞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天狗找上门来。



“酒吞童子,吾来了。”




有胆子找上他的也只有那一个天狗,酒吞童子背倚着树根,懒懒散散:“你谁?”


“吾乃大天狗,正义的化身。”那只天狗便真的开始自我介绍了,“而今,因大义前来大江山与汝决一死战。”


“大天狗?”酒吞歪了歪头,佯装做思索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啊啊,那个天天与阴阳师在一起的奇怪妖怪吧。真够可笑的,居然被他们的定义束缚了。”


大天狗却好像没有听出他的嘲讽般,神情自若:“非也,吾不与阴阳师为伍。”


“吾直情径行,只是准则不同,与汝话不投机罢了。”


这话还算有些样子。

酒吞童子嗤笑一声:“哈,虽然有点不爽,不过话倒是不错。可本大爷一直是本大爷,你又为什么今天才来找我?”


大天狗道:“因为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一顿,要他评价,茨木童子就是个吃饱了没事干闲的发慌又烦人的傻子。如果有人或者妖怪把他教训一顿倒是求之不得:“如果你是打算借此激怒本大爷,那你打错算盘了,本大爷还得谢谢你帮我解决了一个麻烦。”

他抬起头,头一回正视了那高高在上装模作样的大天狗,咧起嘴角好像在说你就算把他打死和我也没有关系。






“——你把他怎么了。”



大天狗举起羽扇,恶鬼般的面具只显得冷漠无情。

“吾为大义而来。”

“也为自己而来。”


酒吞只感到可笑,鬼葫芦喷着瘴气苏醒,他向前跨了一步,枯叶发出咔咔声,软绵的落叶沾染溢出的妖力化作黑色的尘土。

“本大爷不懂什么大义。”

“这种时候,打一架就行了。”


“吾并非不讲理,只是此事深有同感。”大天狗忽然抬高了声音:“——不打败你,茨木童子大概就不会懂得他的婚事可以自己做主。”


酒吞童子:“……哈?”


end.



酒吞:妈的死gay。



如果狗子真的向茨木示爱,茨木的反应大概就是“我的身体都是挚友的你得先征得他同意”——之类的。
而大天狗的“大义”雷达大概会作响:——什么新时代居然还有这种不大义的妖怪这一点也不社会主义必须要铲除!!

酒吞:有病。

不太好掌握狗子的说话口气最后就写了白话文(。)

悄咪咪给自己立个flag,等我100粉了就画个召爷的手书。
不过我60粉都用了几年我jio得问题不大哎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