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种蘑菇

我的妈原地爆炸超开心!!

【周云从×柳下枫】不作死却老作死和老是作死的

吃我!邪教!安利!

00.

焚阳之体。

随着年龄增长,自身体内的阳气自燃,最后连带着本人损毁殆尽的特殊体质。

故乡所有亲邻死绝,只有他一个人存活。

自那时起,周云从就隐隐约约明白,自己会为他人带来灾祸。

01.

柳下枫此人,他是听说过的。

性格使然,柳下枫虽然随性不羁,但重情重义。性情与大师伯萧焱最是相似,即使罕少与他人接触,只言片语中,也会听说“柳下枫”这个名字。

这是与他无关的人望。

说是全然不在意,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他也不会过多在意,少年的全部心力在控制修炼焚阳之体时就已经基本耗尽,少有闲暇,也会想起梦中模糊的故乡。

但从那时起,柳下枫这个名字就周云从的心里占了石头大小的位置。

石头可以只是石头,石头下也可能藏着一颗种子。

本不该出现的位置出现了。

02.

周云从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师弟,我是说,你、能、不、能、和、我、切、磋?”

周云从不善表达情绪,却意外是好猜。柳下枫接触过不少人,也自然猜出了周云从此时此刻心中所想。

为方便周云从听清,柳下枫拉长了音,像是在乡间听过的慢慢悠悠的小曲。

“你为什么,找上我?”

周云从内心翻腾过无数思绪,最后又强迫自己将它们尽数吞没,像他体内黑色的焚阳之火。

“切磋还需要理由?”柳下枫错愕了一秒,不自禁就把真实想法脱口而出。周云从把口中言语咽下,默然地看着与自己天差地别的师兄。

“我去问过杨师伯,他只是说随我。”柳下枫的言外之意就是长辈们看着,你不要担心出事。

可他回想起这句话,脑中又浮现杨清温润的笑容,那笑容下还藏着些什么。柳下枫却是看不懂了。

师傅同意了?

周云从不太明白,他知道他师傅的性子,不激进也不保守,同意了就是没什么大碍……可柳下枫是焚天崖的人……

周云从忽然晃了一下神,说起来,他还是头一回和同辈的人说那么多话。

而这一晃神,柳下枫就有所动作了。

一只手忽然拉住了自己,温热的体温透过布料清晰的传到自己的皮肤上,周云从一惊,正好对上柳下枫的眼睛。

“周师弟?”

周云从险些甩开柳下枫的手,脑中蓦地闯入自己一人彷徨的画面——

柳下枫的声音铿锵有力。

“周师弟?”

周云从回过神。

他并不知道柳下枫一直看着他,包括他晃神时眼中透出的少有的情绪。

“走走走,去比一次。”

“!!!”

周云从,僵硬了。

03.

暴虐的焚阳之气像一只野兽,疯狂撕咬着柳下枫的太阳真火。

失控了。

周云从此时反倒十分冷静,竭尽全力的控制住那股黑色的焚阳之气。

绕是如此,柳下枫的太阳真火仍是被毁去了大半。

柳下枫有些欲哭无泪。

不仅是随性真性情,他的作死也仿佛得到萧焱的一脉真传。

周云从面上依旧面无表情,眼神中却透出懊恼。对于这件事,他比柳下枫更加在意。

“……周师弟,”柳下枫苦着一张脸,却还是勉强笑了一下,“……你作弊啊。”

这作弊自然是指周云从的焚阳之气,柳下枫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周云从一直像个深闺大小姐似的不经常出来。

“你这是什么体质?”

周云从还在绞尽脑汁想着该说的话,柳下枫已经找到了新的事做。

他的神情不见轻快,前所未有的严肃庄重。

“你那个黑烟,有焚阳的作用。对你也不利吧?”

周云从心中一动,说不清心中涌起的情绪是什么。

“焚阳之体。”周云从说完,又点了点头,验证了柳下枫的第二句话。

“焚阳之体……”柳下枫没听过,焚阳之体只在古籍中才记载有。柳下枫不知道很正常,但他直觉这个体质有利有弊。

他突然发现自己拉着周师弟切磋为难到对方了。

“……总之,”柳下枫说了句不明所以的话,“你辛苦了。”

周云从发愣。

“不过你之后可以在法会上吓他们一跳了,啧啧啧,想想就有趣。”

周云从复杂的感受到自己对柳下枫的歉意少了许多。
反倒有种看着不成器的儿子的莫名感受。

周云从站在原地,看着与自己道别的柳下枫逐渐远去。

以后……他也不会再来了吧。

周云从转身,那温暖的气息似乎还停留在手上。

04.

似曾相识的画面。

“……遁法?”

“嗯。”柳下枫扯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求你了,周师弟。”

他的求很没诚意。偏偏周云从就吃这一套,法会以后他名声大增,却依旧门可罗雀。

来了一个人,还是吃过亏的柳下枫。

周云从定定地看着柳下枫,柳下枫也看着他,放荡不羁。

良久,周云从才开口。

“遁法,找谁切磋都行。”

“我切磋过了。”柳下枫一本正经一板一眼,“想想看,其实找谁都不如找你。”

“……”

“焚阳之气沾上一点就出事,这不是很好练习遁法吗?”

“……”

哦。周云从想,这样啊。

05.

“唐俊师弟也快元婴后期 。”柳下枫面容严肃。

这是打算认真修炼了?
周云从莫名欣慰。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的关系开始拉近了。柳下枫找他的次数增加,他也开始偶尔顺路去看看柳下枫了。

“他修炼的是幽煌真经。”

“……”
周云从心中有股不好预感。

“我跟他约好了,在他元婴后期时切磋——”

周云从咻的站起来。

“……云从?”

柳下枫此人极其自来熟,周云从习惯了。

“柳下师兄,”周云从一字一顿。

“我们,来切磋一下。”

这人根本——不长记性!




___
emmmmm……才发现柳下是个姓,天啊好尴尬不过改过来了




评论(17)

热度(24)